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大道朝天小說 > 第八十章打西邊來了個中年人

第八十章打西邊來了個中年人

  陰鳳是青山鎮守,是通天境大物,是通天殺陣的主陣者,是很了不起的存在。
  但再如何了不起的存在一旦死去,也就只剩下了一具尸骸。
  如果它的尸骸還能保持住的話。
  死去的陰鳳渾身覆著冰霜,就像是一只剛從雪堆里揀出來的山雞或者錦雞,只不過尾巴長了些。
  在那些食客的嘴里,現在的它只是可以用來燉湯或者油炸的食材。
  中年人沒有理會那些食客,繼續向前走去,身后傳來詢價與不甘心的惱火的聲音。
  那些聲音變成對當前世局的議論,從朝歌城里的國公聯姻,說到商州城的新改建,甚至還提了幾句修行界的事。
  “我想打聽一個人。”不知什么時候,那名中年人走回了食鋪門前,看著那幾名行商問道。
  一名行商打量了中年人一番,笑著說道:“拿你手里的山雞來換?”
  中年人說道:“你們吃不得,會死。”
  那名行商氣極而笑,說道:“果成寺的和尚也敢偷偷吃葷,為啥我們就吃不得?”
  另外一位行商見那中年人氣度不凡,明顯不是普通獵戶,打圓場說道:“不知閣下尊姓大名,要打聽何事?”
  “我叫西來……”
  不待中年人把話說完,前面那名行商嘲笑說道:“這是哪里來的假名字,這里是東易道,但凡來這里的人可不都是從西邊來的?”
  ……
  ……
  中年人確實叫西來。
  是的,他就是離開朝天大陸一百多年的西海劍神。
  在那個遙遠的異大陸,他是教庭的首席劍圣。
  他從來沒有為教庭出過劍,因為不值得。
  直到前些天,他發現那片隆起的海忽然向下落去,知道朝天大陸發生了大事,忽然動了歸心。
  在歸途的一片海上,他遇到了剛剛死去的陰鳳,不知因何原因動用極大神通,把陰鳳的尸體封存了起來,沒有讓它就此消散于天地之間。
  令人不解的是,那間食鋪里的幾名行商都沒有死。
  他去了東易道的一家宗派,很輕易地打聽清楚了朝天大陸究竟發生了什么事。
  那些震動世間的大事,他都不感興趣,不管是太平真人的野望、白真人的雄心還是被騙下來的仙人,又或者是最后修行者們的填海壯舉。
  他只關心井九去了哪里。
  此次歸來,他就是要與井九試劍,結果對方卻忽然不見,這怎么可以?
  他離開了東易道,開始在朝天大陸尋找井九,手里提著那只陰鳳,看著就像是一個離井背鄉的孤苦獵戶。
  ……
  ……
  西海劍神當年便是朝天大陸最強大的修行者,便是與他的師父霧島老祖南趨相較,也差相仿佛。
  如果不是被柳詞用萬物一劍重傷,他又怎會如此輕易地離開朝天大陸。
  時隔一百多年,他再次回到朝天大陸,不知道到了何等樣的境界。
  趙臘月不知道有這樣一位強者在尋找井九,她還在尋找讓井九醒來的方法。
  離開居葉城后,她便去了大原城外的三千院。
  庵里的師太們看著她到來,趕緊撤了陣法,視線更是根本不敢往她看一眼。
  來到晨光散去的廊下,走進那間圓窗禪室,她把井九放到了白早的身邊。
  那些天蠶絲快要散盡,白早的臉露了出來,還是像當年那樣清麗動人。
  趙臘月看著那張臉看了很長時間,心里生出些莫名的情緒,便是自己都想不分明。
  離朝歌城之役已經過去了一百多年時間,對她來說卻只是一瞬間吧?
  她伸手抓了抓滿是灰塵的凌亂短發,不再去想這些事情,有些粗暴地脫掉井九的衣裳,望向腰間那個傷口觀察了片刻,伸手從白早臉邊取了些天蠶絲。
  ……
  ……
  當天夜里,她結束了自己的工作,跨過圓窗來到湖邊,把手伸到湖水里認真地洗了洗。
  青兒揮動著透明的翅膀,停在了湖邊一根樹枝上,看著她說道:“你確定這樣有用?”
  趙臘月沉默了會兒,說道:“若因果是線,也許能連上?”
  青兒說道:“你明知道不是這么回事,而且你是不是應該給他縫之前先洗手,而不是這時候來洗?”
  趙臘月有些不耐煩地擺了擺手,說道:“我本來就不會女紅這種東西,隨便縫縫便是,難道還想指望我縫的多好看?”
  青兒知道她的心情不好,說洗手的話也是想哄她開心,幽幽地嘆了口氣,飛進了禪室里。
  井九的情況她已經看過,確實與在朝歌城沉睡那次不同,神魂無法被渡引到青天鑒里,而她在青天鑒里也沒能找到什么方法。
  窗外忽然傳來落水的聲音,青兒轉頭望去,看到趙臘月跳進了湖里。
  她當然不是想自殺。
  一名破海巔峰的劍道強者想被湖水淹死也做不到,就算那個湖是碧湖。
  趙臘月在湖水里認真地洗了一個澡,尤其是頭發洗的非常仔細。
  然后她抱著雙膝在湖邊的石凳上坐了一夜。
  第二天清晨她走進禪室,確認井九沒有醒來的跡象,對青兒說道:“麻煩你通知青山,我們要回去,派人來接。”
  青兒注意到她的眼睛有些紅,明顯哭過,不敢多說什么,振翅飛出了窗外。
  ……
  ……
  中年人提著死去的陰鳳,在朝天大陸一邊行走一邊推算井九的行蹤。
  走到朝歌城外的時候,他看了一眼滿地野花,便明白了井九現在的情形。
  能夠解決問題的那位在雪原,他便往雪原而去,剛好路過了大原城。
  天空里有青鳥飛過的痕跡,他抬頭看了一眼,說道:“原來在這里。”
  順著溪水來到盡頭,他走進了那間庵堂,看到了那座孤墳,有些不理解為何此地會葬著一個凡人。
  三千院的大陣自然生出感應,從湖畔的花樹直到橋前的青石散發出無數道氣息。
  然而那些氣息根本未能接觸到他的身體,便被盡數切碎。
  趙臘月出現在橋那邊,看著中年人的身影,神情微變,撕下一截袖子把頭發扎了個小鬏,往橋上走去。
  “你回來了?”
  中年人說道:“是的。”
  感受著橫亙在天地之間的強大劍意,聽著這兩句簡單的對話,庵堂里的師太們猜到了這個中年人的身份,震驚喊道:“西海劍神!你居然還活著!”
  “他還活著,你們喊我西來就好。”
  中年人望向橋那邊的禪室。
  趙臘月有些意外他的反應,仔細看了他兩眼,不知道想到什么,眼神忽然變得明亮起來,問道:“你的境界比以前更高了?”
  西來看著她明亮如鏡的眼睛,微微挑眉說道:“你的天賦確實極高,但遠不是我的對手,這種情形下生出的戰意近乎粗魯。”
  “我不是想和你戰。”趙臘月看著他滿懷期望說道:“你現在境界這么高,有沒有什么方法能讓他醒過來?”
  西來有些無語,想到東易道的那幾名行商,心想一百多年沒回來,朝天大陸的人都瘋了嗎?
  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drkim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yuedu88.com在線閱讀網:http://www.tdrkim.live/
秒速时时彩出码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