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大道朝天小說 > 第七十八章填海

第七十八章填海

  劍網恢恢,那些如線如絲的劍意再如何凌厲緊密,也不可能擋住所有的海水。
  大海落下的勢頭不復先前那般可怕,但就像被不斷擰緊的濕毛巾,看著明明快要干了,卻總還是在不停地淌水。
 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,便是在這層數十里方圓的無形劍網之上,鋪上石頭與泥沙之類的事物,再用陣法或者符文將其凝結成塊,等于是在大漩渦的底部重筑一片地殼。
  巨人祖上負責疏浚天地通道,他自然也擅長這種事情,半跪在大海里,不停地從身后挖出大塊的巖石與泥沙,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劍網的上面,從遠處看去就像是海上的一座大山,卻被風吹著不停地搖擺。
  他的手掌很大,一捧巖石便是一座小山,如果按照這個速度,也許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把能大海入冥的通道堵住,問題在于海底的巖石數量有限,挖了沒多會兒便到了底,險些再次弄出一個洞來,只好另外選擇一個地方。
  暮色漸深,巨人緩慢在海面上移動著,帶起無數巨浪,挖出無數巨石,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時候才能把海填平。
  在冥界里,那條綿延數百里的山川擋住了向冥河而去的海水,其中出現一個巨大的潰口,一座大佛坐在那里,任萬重浪拍打,自巍然不動。
  終究還是有些海水順著石縫流向了遠方,冥河里生起縷縷青煙,兩岸到處都是沒有呼吸的尸體,冥部兩大勢力的軍士與無辜的民眾,哭喊著向遠處逃去,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躲過這場災難。
  世間最大以及最偉大的兩個人正在沉默地、孤單地拯救著這個世界。
  那個曾經最冷漠、最沉默卻已經救了這個世界的人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  暮色漸隱,夜色驟深,滿天繁星露出面容,星光灑落在黑暗的海面上,讓那些轟隆的水聲變得更加令人心悸。
  滿天星光微折,終于有人趕了過來,來的是位圣人。
  布秋霄昨日成圣,為了堵住罡風入冥的通道耗盡了心血,接著又被白真人偷襲重傷,但還是最快趕到了這里。
  鮮血涂滿了布衣,被星光一照,沒有半點血腥味與煞氣,反而顯得圣潔無比。
  巨人看了布秋霄一眼,心想這個人類還算強大,只是一個也解決不了問題。
  布秋霄看著巨人有些吃驚,看著他在做的事情,頓時生出很多敬佩之意,只是心想就憑你我二人恐怕也填不平這海。
  天邊忽然出現了數道劍光。
  來的是廣元真人、南忘以及三名布秋霄不認識的老者,但從對方的劍意能夠清晰地感知到也是青山宗的通天大物。
  巨人對青山劍意很熟悉,而且有種天然的親近感,對著那些劍光喊了一聲阿加。
  數道劍光折轉而回,沒入數百里外的海底,開始進行切割。
  本應是尖銳的飛劍切割聲,被海水一隔顯得有些發悶,轟隆作響。
  布秋霄明白了巨人的意思,也向那邊飛去,與青山宗的道友聯手進行搬山填海。
  ……
  ……
  滿天繁星,從不眨眼,只是平靜或者說冷漠地注視著海面,仿佛在嘲笑那些生命徒勞的努力。
 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那些星星可能疲憊了,消失在了晨光里。
  晨光漸盛,時間繼續流逝,直至暮色再次來臨,大海那邊又來了數道劍光還有十余道法寶的光毫。
  那邊是朝天大陸。
  各宗派的強者們陸續趕到了這里,甚至連風雨飄搖里的中州派也來了一位煉虛境的大長老。
  這些修行強者們看著如山般的巨人,自然生出驚駭之意,下意識里便要進攻,被布秋霄攔了下來,讓他們按照巨人的指揮,去大海各處搬運海底的山脈來此間填海。
  那位中州派的煉虛境大長老與布秋霄低聲說了幾句話。
  布秋霄這才知道中州派的內亂已經結束。
  談真人向來低調溫和,卻沒有想到這次行事極其雷厲風行,不顧重傷之身,先是鎮壓住了麒麟,又請出了云夢后山的兩名老人,處死了任千竹等幾名長老,在最短的時間里穩定住了局面。
  “掌門真人傷勢頗重,可能要百日之后才能趕至此間。”那位煉虛境大長老低聲說道。
  布秋霄看著下方的大漩渦,眼里流露出憂慮的神情,心想景陽真人留下的這道劍網能撐住一百天嗎?
  暮色消失,夜色再至,星星繼續出來嘲笑這個人間。
  海底的山被飛劍與法寶斷開,然后運到大漩渦處,由巨人小心翼翼地捏碎,散到劍網之上。
  布秋霄不再與參與搬山填海,坐在大漩渦上空的云里,用圣人血不停寫著符文,讓劍網之上的那些碎石與泥沙凝為一體。
  修行界的強者們繼續沉默地拯救著這個世界,沒有誰會看星星一眼,沒有時間也是不屑。
  晨光再次照亮海面,紅暖一片,天邊來了一朵更紅的蓮云,禪子終于從遙遠的雪原那邊趕了過來。
  疲憊至極的布秋霄精神一振,緊接著他看到了一幕難以忘懷的畫面。
  無數道劍光與法寶豪光正從天邊慢慢飛來,還有數十艘劍舟云船,當然也有一茅齋的苦舟。
  在大海遠處,數百艘來自蓬萊島的寶船也在向著這邊而來,在碧藍的海面上留下數百道白色的浪花,畫面看著壯觀至極。
  當這個世界將要毀滅的時候,所有的人族修行者都趕了過來,甚至還有一些大妖。
  他們的能力手段可能遠沒有布秋霄與南忘等人強大,但人數夠多。
  只要他們不停地去做,相信總有能填平這片大海的一天。
  ……
  ……
  落入冥界的海水在兩天前便已經漫過了那道山脈,那些繞到山脈兩頭的海水變成無數條細流向著冥河而去。
  那座大佛提著巨大的鐵刀行走在沼澤般的田野間,斑駁的臉上滿是沉靜,并沒有太多的悲痛,可能是因為他在不停地呼吸,想要把那些青煙全部吞進肚子里的原因,無法做出太多表情。
  遠處的黑山里,難以計數的冥界子民躲在崖洞間,互相擁抱著哭泣,矮小的身軀瑟瑟發抖,不知道那些可怕的青煙什么時候能被風吹到這里來。
  大祭司死了,冥師重傷不知道在哪里,冥部強者也是死傷慘重,各自逃散,根本沒有人來理會這些可憐的普通冥眾。
  第二次落入冥界的海水與冥河接觸的不多,青煙也大多停留在地面,只有很少的部分向著天空而去,隨著微風穿過通天井。
  一道身影從青煙里落下,五彩的衣飾在灰暗的世界里顯得無比醒目。
  阿飄閃亮登場。
  無數道視線落在天空里的她的身上,包括那些在隱蔽處的很多情緒復雜的視線。
  過去一百年里,她一直以冥皇的身份在這里生活,但除了冥師的那些部屬,還有很多冥部子民不肯認同她的身份,尤其是大祭司那邊的強者們,因為她沒有冥皇之璽。
  冥界里的風雨極少,此刻卻忽然狂風呼嘯,吹拂著她的黑發,像利箭一般向后方刺去。
  因為她的手里多出了一件事物。
  那件事物從形制上來看是件玉璽,通體幽暗,散發著難以想象的魔力。
  這便是離開冥界數百年的冥皇之璽!
  感受著那道絕對無法偽造的氣息,很多冥界子民不顧青煙的威脅,紛紛從崖洞與樹后跑了出來,跪在地面,對著天空里的阿飄連連叩首,哭喊著請求冥皇拯救她的子民。
  阿飄看著黑山明水之間的世界,看著那些正在受苦的子民,眼里流露出憤怒的情緒,望向那些隱僻的地方,沉聲喝道:“還不給我滾出來!”
 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一個散發著幽冷氣息的冥將從一間民居里走了出來,啪的一聲跪到了地下。
  緊接著,越來越多還活著的冥部強者們都走了出來,包括那些曾經忠于祭司的強者們。
  “都隨朕來。”
  阿飄面無表情向著遠處飛去。
  數百名冥界強者趕緊跟上。
  在路途中又有更多的冥界強者們現身,加入了這個隊伍。
  前方的田野已經變成了沼澤,海水不停向前而去。
  那座大佛在其間行走,手持鐵刀,不停起山。
  看著那個身影,所有冥界強者的眼里都流露出恐懼與敬佩的神情。
  “你們隨刀圣大人修山為堤。”阿飄說道。
  有位冥界強者說道:“就算山再長,終究也會被海水繞過去。”
  阿飄說道:“白癡,難道你不會把這道山連成一個圓?”
  那名冥界強者無奈說道:“陛下,就算連成了一個圓,海水若不停落下,終究還是會漫過山頂。”
  阿飄抬頭望向還在不停落著暴雨的天空,說道:“那就要看人族那邊什么時候能堵住了。”
  ……
  ……
  冥界沒有太陽,也沒有星辰,很難確定時間的流速。
  不知道過了多少天,天空里落下的暴雨忽然變小,然后某一刻、全無預兆的某一刻,就這樣完全消失。
  數千名冥界強者已經累到了極點,甚至活生生累死了好些,神思已經恍惚到了極點,竟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。
  曹園收回鐵刀,緩慢地抬頭望向天空,唇角微微翹起,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。
  大海入冥的通道堵住了。
  直到很久之后,冥界的人們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或者說相信發生了什么事。
  首先響起的不是歡呼聲,而是哭聲,沖天而起,那是劫后余生,是死里逃生,是活著。
  落入冥界的海水被那道連起來的山脈圍成了一座大湖。
  這座大湖沒有任何風景可言,只是浩瀚。
  冥界稱之為呼倫。
  意思就是海一樣的湖。
  阿飄來到呼倫湖畔,看著碧藍的海水,想起了心胸如大海一般寬廣的先生。
  先生,您究竟在哪里呢?
  ……
  ……
  (倒數第二句可以手動狗頭一下。)
  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tdrkim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yuedu88.com在 線閱DU網:http://www.tdrkim.live/
秒速时时彩出码规律